大概有一吨的金子

路飞亲妈粉,男神绿藻头三刀流

杂食什么都吃【高亮】

jojo/op/SD/fate/全职/加勒比/棋魂/银魂/闪灵/gravity falls/越狱兔

花承/唐鳄/鹰红/all路/all花道/言切/all叶/黄喻/萨杰all杰/亮光/all银/贱虫/拳虫/叔公组/基普/朋我/白江/霍齐/all27/道左/楚路/冰九/博三/all邪

橡皮章/京剧

常驻北极圈然鹅并不爱好割肉产粮(饿啊!
喜好勾搭各路太太
:P






一个恶趣味的下流胚
怂怂怂 :)

【冰九】他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

洛冰河做了一个梦,还是那间让人厌恶的竹舍,但他却看见年幼的他抱着沈清秋的腰。

他正想上去把他们分开,视线一晃,他变成了年幼的他。
他看到沈清秋对他笑,看见沈清秋宠溺的揉他的头,听到沈清秋对他说“歇着去吧”。
他听见自己说 “谢谢师尊”,语气是掩盖不住的雀跃。

没有那些针对,没有那些排挤,他生活的无忧无虑。
洛冰河突然感觉很恶心。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
他还在他的宫殿,压抑的氛围,他想起了那间竹舍。
他的怀抱里还有一个人,他又想起了梦中他抱住沈清秋时的触感。
她早就醒了,看他睁眼了,便柔若无骨的趴在他的胸膛上,笑吟吟地问他,“看你一直在笑,梦见什么了。”
洛冰河莫名其妙的感觉很烦躁,胸膛上趴着的人那美好的容貌让他恶心,他甚至一时都记不起她叫什么了。
洛冰河推开她,快步往地牢走去。
他突然想看一眼沈清秋。
他到地牢时,沈清秋正昏着,满脸的血污。
洛冰河死死的看着沈清秋,他想起了他第一次见沈清秋时,那人和岳清源一起站在高处,他仰着头悄悄看他,那人背着阳光,仙风道骨的样子。他当时觉得那人真是好看的紧,拜入他门下是自己三生修来的福分。
结果......洛冰河握紧了拳头。

他被沈清秋那茶水泼的时候,只是觉得沈清秋不应当做这种事。他不是怕那些教训,他小时候挨的苦多了,他只是觉得沈清秋那样的人不该做那种卑劣之事。他感觉沈清秋是应当收人供奉,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出手教训自己当真是降了身段。

入了魔之后,他有时候看着那仙人般的脸庞,会突然神志不清的觉得只要沈清秋服一下软,他也许就原谅他了。
后来他把沈清秋抓来了,他想看沈清秋痛哭流涕的求他,沈清秋只是啐了他一口:“狗杂种”
最后沈清秋哭着求他了,身败名裂的沈清秋像条狗一样,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很烦躁,甩甩袖子就走了。

现在想想,他是从年少起就一直仰慕着那人。觉得他就应当高高在上的,教训人,求人,都是不符合他身份的。

洛冰河上前几步,捧起沈清秋的脸,拿着手帕为他擦拭脸上的血污。
洛冰河看着那精致的脸庞近乎入了迷,然后他看见那双漆黑的眸子,看见那张薄唇一张一合,轻吐:“狗杂种。”
洛冰河猛的扇了沈清秋一巴掌,沈清秋的脸很快就肿起来了。
洛冰河听着沈清秋那扰人的笑声,他想,既然沈清秋会做出有辱他身份的动作,他不如就把沈清秋的双手双脚砍去,既然沈清秋的嘴会吐出污言秽语,不如就让他一辈子说不了话,封掉他的五感。
洛冰河想着想着,突然笑了,他觉得那样的沈清秋一定很迷人。
然后他便行动了,最后他的确很满意,唯一有一点不开心的就是他把沈清秋的腿给了岳清源,但是最后屠了满宗门也没找到那双腿。
洛冰河把沈清秋抱在怀里。他亲他,近乎虔诚的吻他。
但是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洛冰河抱着沈清秋,他想,少了什么呢。

他把下巴靠在沈清秋肩膀上,半梦半醒间,他好像看到沈清秋在竹舍里,笑着对他说,

“去歇着吧”

【海章】两个人的罗曼蒂克

海绵宝宝觉得自己说好听点是乐观,说难听点是没心没肺。
他从小到大,除了一直陪着他的小蜗,还没见过他为什么人或物伤心。
母亲曾经带他去医院检查过,是想看看自家孩子是不是得了情绪缺失病,最后什么都没检查出来。
不过毕竟是在深海里,能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待下去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病,最后他的母亲也不管了,就让他这么下去了。

海绵宝宝也不在意,他觉得自己这样也挺好的,开开心心的多好,也没想去改变现状。
直到他碰见了章鱼哥。
一眼万年。
一见钟情是个什么感觉呢,海绵宝宝说不清楚,大概是那一瞬间,世界好像都没了颜色,眼中就只剩下他一个那种感觉吧
海绵宝宝敢打赌他心动一定不是因为什么吊桥效应。他们相见那天风平浪静,除了遇见彼此,什么事都没发生。

海绵宝宝后来一直想,那一天大概就是为了那个对视专门出现的吧
多浪漫。
海绵宝宝其实有点浪漫情节,就像他看的那些电影,做的那些英雄梦,章鱼哥也追求浪漫,他追求艺术,虽然只能算是故作高雅。
章鱼哥一直表现的很自恋,但是他其实是真的没什么可自恋的。每天照照镜子自我欺骗一下,在心里默默的自我厌恶一会儿,以前都是这样过来的,直到他遇见了海绵宝宝。
章鱼哥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 ,想和他待在一起,但是又害怕。
害怕自己惹人嫌。
章鱼哥很清楚 ,没人,真的没人喜欢他。他一直都是这个状态过来的,以那个自我欺骗模式的自恋
但是有一天,突然有个人对他说,“我不讨厌你,我喜欢你”的时候,真的是手忙脚乱啊,他对自己的厌恶又更深了一层,他感觉自己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他让这份感情转移,转移到那个喜欢他的人身上。
去讨厌他吧 。
章鱼哥想,他耀眼,美好,充满活力。
可惜自己对他真的是讨厌不起来呢,没有嫉妒,他想,那大概是喜欢吧。

很平淡的一天,早上章鱼哥习惯性的演奏出惹人厌的噪音,海绵宝宝也习惯了边洗漱边听着他喜欢的人弹奏的那些噪音,不,海绵宝宝想,喜欢的人弹奏的噪音就不是噪音了,那是世界第二好听的声音!第一好听的是他喜欢的章鱼哥的声音!海绵宝宝又在想章鱼哥现在洗没洗脸,昨天晚上有做了个好梦吗。都准备好了后他开始期待着上班。
上班的时候是海绵宝宝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光了。
不只是因为他可以做汉堡,更是因为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在柜台里收银的他。
海绵宝宝觉得每一次递餐时不经意间的手指相触都是一种幸福。
细腻的爱恋
多浪漫啊。

tbc

想把他们的故事写完。

【索路】关于今天明天的日常——那片花海


草帽海贼团以没有食物的状态在海上漂了有一个星期,就在色情厨子已经把料理驯鹿的方法想好了的时候,路飞突然兴奋的嚷道:“我闻到食物的味道了——”
可以看到陆地了。
一阵风刮过,然后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船还没靠岸,路飞就已经等不及的伸长胳膊跳到了小岛上去自行搜索食物,索隆手忙脚乱的把帆收了也跟着跳了下去。
“你也下去找食物!”娜美把站在甲板上企图往自己身上贴的的卷眉毛一脚踹了下去。
“啊娜美小姐——为了娜美小姐即使是要我和绿藻头一起去找食物也在所不辞......”
索隆朝着路飞离去的方向加快了脚步,他现在一心只惦记着路飞,比如路飞是从哪个方向走的啊,会不会迷路啊之类的,好像完全忘了自己经常会迷路这件事,并且完全没有理会在后面犯花痴的色情厨子 。

雨来的快停的也快,刚走出最外围的树林后索隆就被扑面而来的青草味和雨后的泥土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呛得打了个喷嚏。

索隆四下打量了一下,一望无际的草地,没有什么庄稼之类的东西,刚才的树林里大概也没有能吃的果子......路飞已经饿了很久了,再回树林里找找有没有兔子之类的?

“索隆!”路飞的声音远远传来,“我发现吃的了——”

索隆刚听见声音就毫不犹豫的向路飞那里跑去,反正厨子也来了,找食物的任务交给他了。

“路飞......”别乱吃东西啊。索隆张了张嘴,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

此时他刚下了一个坡,还没站稳,急匆匆抬起头......

大片大片的花海,火红色的充满热情充满生机的花海,还有那坐在花海里的洋溢着青春一身红衣总是笑着的少年。

他的船长。

“索隆,这个花能吃哦。”路飞拍拍他旁边的用手扒拉出来的空地,示意他坐下来一起吃。

“路飞,你见过这种花吗?索隆在路飞面前蹲下,表情严肃的对他说,“我没见过这种花,不认识的东西不能乱吃。”

路飞想了想,回答道,“我没见过,不过它能吃,我已经吃了很多了,什么事也没有。”

索隆无奈的叹了口气,“下次不要这样随随便便的吃东西了。”

路飞点了点头,“嗯!”然后他又折了一枝花,对索隆说,“真的很好吃,你试试。 ”

索隆答道:“好啊。”然后拔出秋水猛的向路飞砍去。
在刀触及路飞的那一刹那,眼前的景色突然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放大的脸。

“!”
“索隆,你醒啦。”路飞把伸长的脖子缩回去,继续嚼着那些花,“我之前看见你从那个小坡上下来,然后你也过来和我一起坐着了,我跟你说这个花甜甜的,很好吃,结果你就啪叽一下晕了。”路飞颠三倒四的说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索隆盯着路飞通红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严肃的问道,“你喝醉了?”





“嗯 是的,这个花和之前山治说的一样,香气有致幻作用,能让人看到心底里渴望的东西或者是记忆深刻的片段,花的果肉含有酒精......”乔巴拿着试管看着分析出来的结果道。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别的了,没有毒性 。”乔巴说。

索隆看着虽然正在熟睡但是还在手舞足蹈的路飞 ,面上不自觉露出一丝笑意。那家伙睡觉的时候也不老实。
在幻境里时路飞老实得让人吃惊,索隆仔细想了想,也不能说是因为幻境路飞的一个回答就让他辨别了什么出来,只是一种直觉,直觉那个不是路飞,那种感觉很强烈,也才能让他下意识的就拔出刀来。

趁着在场的另外几人不注意,索隆俯下身去,在路飞额头上轻轻一吻。
不带一丝情欲的,最虔诚的一吻。

“我永远在你身旁,路飞。”




路飞朝着香味跑去,他跳下一个小山坡,然后看见一个人影站在花海中。
“艾斯!”路飞惊讶的扑了上去。
艾斯抱住路飞,对他笑着说,“看你过得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路飞猛的点点头,“我的伙伴们都特别好,还有索隆,他也特别好。”
艾斯说,“我可以把你托付给伙伴们吗?”
路飞摇了摇头,“我自己可以保护好自己的。不过索隆的话,可以哟。”
“为什么呢?”
“我喜欢他啊。”




“哟,船长,太阳都出来了,终于醒了吗。”索隆看着刚睁开眼睛一脸茫然的路飞,忍不住笑着对他说。“酒喝多了哦。”
路飞很是不信的撇撇嘴,“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不会喝醉的。”
“好好好。”索隆无奈的说。“对了,这个花送给你。”
路飞接过花,“这不就是那个岛上的花吗。它很好吃的,谢谢哟索隆。”
“白痴。”索隆笑着说。
声音很轻,被海风一吹,便飞走了,向着那火红的太阳,太阳是那么的耀眼,恰似那红衣的少年刚睡醒时红彤彤的脸颊,和那个耀眼的过分的笑脸。




“这个花的花语是,”山治在乔巴说完后又插了一句嘴,“我想守护你。”

end

多年前

艾斯下了船,就开始进岛到处溜达。
无意中发现了一片花海,艾斯咂咂嘴,感觉有点困了,就在里面躺了一会。
半梦半醒中他好像听到自己的弟弟对他说,“我已经找到了很多的伙伴啦。 ”
艾斯也笑着回答他,“那么我就把你拜托给他们了。”

【土银/冲神】情人节

情人节其实是一个很苦逼的日子。
至少万事屋一众是这么认为的。
坂田银时和志村新八正在沙发上低气压,神乐突然从窗外翻进来向他们两个展示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那个超大号巧克力,然后又翻了出去,然后窗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旦那,怪力女我就先带走啦——”

好吧, 情人节是一个让人很苦逼的节日,至少坂田银时和新吧唧是这么认为的。

“银桑,我觉得我们应该采取一些行动。”新吧唧推了一下眼镜,“神乐不就是在外面收到的巧克力吗。”
坂田银时想到刚才神乐耳尖都红透了的情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儿大不由娘”这句话。
点点头,坂田银时表情严肃的说,“新吧唧,我们的确应该主动出击。”
志村新八也深感认同的点点头,然后一大清早就穿了黑西装坐在沙发上凹造型 ,结果干坐了一上午只收获了腰酸背痛的二人站起来,带上了墨镜并且确认自带BGM无误才往外走。

“新吧唧,银桑我...怎么感觉腿好软啊。”
“不知道啊...银桑,我不止腿软,而且浑身上下都发冷诶。”
卖章鱼小丸子的老板看着第六次经过他家店的二人,不禁有些同情他们:“年纪轻轻的就失了智,也是可惜。”

要知道,虽然已经二月了,但是江户还是和十二月那会差不多冷,结果那两个人穿着薄薄的一层西装就出来了,冷还不回家,还在一圈圈的散步取暖。而且今天本来就没有阳光,他们还带墨镜......

“......”
坂田银时和志村新八听到这话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转身就蹿进了定食屋。失策失策没考虑天气原因。

“欢迎欢迎,万事屋老板,今天可以定做巧克力哦,要试试吗。”定食屋的老爹招呼着刚进来的二人。
坂田银时本来想说不用顺带吹一波牛,但是突然感觉自己送自己装个逼也是很不错的。
对新吧唧甩了个眼神,大家都是战友,买完巧克力之后该说什么,懂?
志村新八也回了个眼神,不要一遇到熟人就互吹,在几个八卦的人面前说几句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坂田银时快速的眨了下眼,废话,我演单口相声的时候你还在肚子里玩泥巴呢。 然后转过头对定食屋老爹说“给我来个奶油巧克力。”
新吧唧默默的接收了坂田银时的这条信息,然后对老爹说,“请给我做一个寺门通......”
话还没说完就被银时一脚踹回去了,“你这是在教坏小朋友啊新吧唧给我正经点!”
新吧唧:“......”
志村新八清了清嗓子,“那么请......”
啪叽
又挨了一脚
新吧唧:“......”
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知道我要的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形象的巧克力。

巧克力做完了坂田银时挥挥手带着新吧唧也告辞了,他们万万没想到出了定食屋遇到的第一个熟人就是土方十四郎,坂田银时愣了一下,然后自然的寒暄道,“这不是多串君吗,这么冷的天竟然穿这么少真是有雅兴啊哈哈哈。”
土方把手里的东西不自觉的往背后藏了藏,开口呛道,“万事屋老板也真是有雅兴,看你穿的比我还少还带了个墨镜,莫非又是什么打广告的方式吗?”

“哎呀呀打广告说不上,事实上银桑我就那么一站就有好多妹子塞给我巧克力。刚把巧克力往万事屋搬了两趟,现在正要把这最后一个也带过去呢。”银时晃了晃手里的巧克力。

“老板真是悠闲啊,哪像我,从早忙到现在,拯救了几个花季失足少女...也是被暗许芳心了呢。”土方把背在身后的手在坂田银时面前晃了晃,示意他看手里的巧克力。

“......”

坂田银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向之前那样继续拌嘴?都这么久了,得了吧,从早上就在等谁自己心里不是清楚的很吗。他隐约感觉土方也是喜欢自己的,像自己喜欢他那样。正好就今天了,说吧,要是他答应了就带他去定食屋吃饭,拒绝也无所谓,只不过是自己一个人去吃而已。

他张了张嘴,还没等说些什么,就被土方拽了一个踉跄 。

土方十四郎一边把坂田银时往小巷子里拽一边反省自己。明明早就打算好在今天表白,怎么又杠上了。从昨天晚上就做好的巧克力竟然被用来气他,自己也真是无聊。本来打算早上直接去万事屋堵他,结果被去找神乐无功而返的冲田告知“旦那一大早就出去了”。然后就开始满江户的找他。嘛,现在也不晚。好不容易找到了,该干正事了。

被忽略的新吧唧:“......”

半晌,坂田银时才回来对待在原地的新吧唧说:“银桑我有事先走了,给你三百日元自己去玩吧......要是想定做那什么的巧克力也随你吧。”
“晚上不回去了,不用等他吃晚饭。”土方心情很好的插了一句。

看着坂田银时嘴角的那明显是人为咬出来的伤口,志村新八的镜片反着冷光。
好的, 情人节是一个很苦逼的日子,有且只有志村新八是这么认为的。

end

新吧唧:卡古拉酱你晚上不回来吗真的不回来吗我姐和大猩猩出去了我只能来这里找温暖没想到卡古拉酱你也不回来了银桑老大不小了不回来就不回来卡古拉酱你还未成年啊冲田君你这是在犯罪啊犯罪啊

私心来安利一部漫画,《皇太子的王子》。

这部漫画大概属于无cp那种,因为结局并没有给出个所以然【高亮】
但是这样也好,不会被逆自己的cp啊。

之前偶然看了一眼就迷上了这部漫画,大概是所谓的一眼误终生吧。
朴时贤和李梦龙的相处真的特别有爱...

其实这里原本打了一大段话,后来想想自己概括的也不全,而且容易误导大家,所以干脆删了。但是这部漫画真的超级好看!画风也赞!(是我的菜)

《皇太子的王子》这部漫画我想会满足很多人的胃口。里面有很多地方戳中了我的萌点。腹黑,傲娇,妹控,强强,相爱相杀....

你既可以把他当成bl漫看,也可以把他当成bg来。
总之一个字,超赞。
去看看,真的,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ballball你们了quq

【all路】关于今天明天的日常

双壁路的日常
——热水没了怎么办(2)

“啊——舒服舒服。”索隆懒散地靠在浴缸上,好像现在浴缸里装的不是凉水而是热啤酒。

“啊真的,感觉好久没泡过这么舒服的澡了。”山治也笑着说。

似乎他们完全感觉不到冷,不过他们也的确不是很畏惧冷空气。据说绿头发的某只还在冰天雪地里冬泳。但是自己会这样表现的原因他们自己都心知肚明。那个夹在黄绿二人中间的人,蒙奇·D·路飞,此刻他也许正在面临着自出生以来最大的危机。

“不行了不行了,浑身没力气啊...”路飞换了个姿势,艰难地背过去趴在浴缸边上。

“而且好冷——”过了一会,路飞突然说道。

这时那两个人终于想起来了他们三个一起泡究竟是为了什么,可不是跑来这里磨练耐力啊,于是迅速的一前一后把路飞抱起来。

其实他们并不想用这样的姿势的。但是过度担心路飞着凉以至于行动的太快完全没来得及过一遍脑袋,所以变成了现在这幅尴尬的局面。

他一个生命力站在人类顶峰的人有什么可担心的啊!二人心中都在呐喊。但所谓条件反射,就是条件反射喽。

“暖和了暖和了——但是还是没力气啊”路飞完全没意识到现在的气氛有多凝固。

泡澡时脑子容易发热,这话的确没说错。

索隆和山治都能互相清楚的听见对方的心跳。为被他们两个夹在中间的那个白痴而心跳。

少年的嗓音很独特,软蠕软蠕的,同时又有一丝丝沙哑。那丝丝沙哑勾的他们整个人都痒痒的。

该说幸好他们为了保暖让路飞穿着一层衣服吗。

不,是不幸。这层衣服使他们更难受了。

路飞的那件红色开衫换成了黑色的背心,被水沾湿后紧紧地贴在身体上,衬得皮肤特别白。

从他们两个的角度只能看见路飞的脖子,但在这种暧昧的气氛下已经很是致命了。索隆的喉结控制不住的上下滚动,山治倒是没什么动作。不过
那混蛋厨子肯定在脑子里拿路飞编什么黄色段子,该死。他肯定要喷鼻血了。绿藻头恨恨的想。

“我先出去一下......”山治刚站起来,鼻血就不配合的流了下来。索隆见状哼了一声。

“...真热啊 ,好像上火了,一会去找乔巴吃点药吧。”山治好像很淡定的说道 ,然后匆匆忙忙披了衣服就出去了。

“不用管他。”索隆似乎是伸了个懒腰,然后换了个姿势抱着路飞继续泡澡。

还好水很凉。索隆有点庆幸。

泡完澡后在索隆给路飞擦头发的时候山治才回来,看见他们也只是匆匆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去冲澡,弗兰奇还在肚子疼,于是山治用的是凉水。

路飞有点疑惑的对山治喊了一句:“只有凉水——”
然后山治似乎是停顿了一下,才回到:“知道了——”

————————————————————

“乔巴 ,”山治对看到他喷血手忙脚乱的船医说到,“有没有棉花之类的让我堵一下,我只是流鼻血了。”
“诶,流鼻血了?山治你是不是又看那些色情杂志了!”
“...没。”
“这样吗,见到可爱的女孩子了吗。山治你是喜欢上她了吧,古蕾娃医师以前有这么说过。”乔巴把棉花递给山治,“‘遇到喜欢的人不要犹豫,要抓紧她啊’”

————————————————————

第二天山治很荣幸的感冒了。他可是从小到大几乎没生过病的。
“就当体验生活吧臭厨子,做饭的时候敢打喷嚏就剁了你。”索隆拍了拍腰上挂着的秋水。
“.......呵呵”山治白了他一眼,表示现在没空搭理那个绿藻头。


——end——

路飞啊咧怎么会啊我和索隆明明都没有感冒。

索隆:路飞不用管那个白痴。

山治:听说只有白痴才不会感冒。

【all路】关于今天明天的日常!

双壁路的日常!
          ——热水没了怎么办 (1)

【all路】今天明天的日常
热水没了怎么办

“喂,大家。”娜美和罗宾临走前最后嘱咐了一遍:“一定要把路飞押去洗澡!”
————————————————————

“啊——嚏”路飞吸了下鼻子,“好冷啊.......”

“所以说啊你这白痴,为什么要用衣服钓鱼啊!”山治恨铁不成钢地拍了路飞脑袋一下,正打算把外套脱下来给路飞时,就发现索隆把那件长长的羽绒服拉开,非常不知廉耻的直接就露出赤裸的胸膛示意路飞钻进去。

“喂喂,绿藻头混蛋,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啊绿藻都已经长到你脑子里了吗!教坏那个白痴怎么办!”山治边嚷边施展恶魔风脚踢上去,“真是的要是路飞以后随随便便就钻进别人的衣服里该怎么办啊!啊不对路飞万一对美丽的lady做了过分的事怎么办!这种可能要扼杀在摇篮之中!所以还是让他披我的外衣比较安全!”

“sto——p!”娜美实在看不下去了拦住了他们,“我说你们两个!这种事有什么好争的!”话锋一转,冲着路飞喊道,“路飞你多久没洗澡了!现在赶紧去!在我回来之前!”

“啊略略略( ͡° ͜ʖ ͡°)”
路飞显然是听到了,但除了做了个鬼脸并且爬到了更高的地方外没有任何动作。

“路!飞!”娜美忍无可忍额头爆出青筋,“山治!给我把路飞押去洗澡!”

“好的娜美小姐~”山治很高兴,但至于是因为什么——也不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也去追,顺便锻炼一下。”接着索隆以比山治更快的速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喂你们几个!”娜美对在一旁吃瓜的乌索普一干人等喊道,“这么冷吃什么瓜都给我去洗澡!”

然后便拉起罗宾去镇上购物了,不过临走前还不忘嘱咐:“一定要把路飞押去洗澡,他已经很久......应该有一个多月没进去过浴室了!”

吃瓜群众乖乖照做,洗完澡便跟着山治一起在船上转悠。

说来奇怪就这么个小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路飞了。

“喂——我找到了——”花园那边传来索隆的声音。

路飞在利用橡皮橡皮四处躲藏的时候 一不小心掉进了娜美种的橘子树里,他想这里也很隐蔽,就不打算出去了,没想到索隆竟然找到他了。

“所以,这就不得不去洗澡了吧。”索隆看着浑身是泥的路飞,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拽着路飞往浴室走。山治也跟了上去。

到了浴室黄绿二人眼观鼻鼻观心地把路飞衣服扒下来,打开水龙头后三人均被浇了个透心凉。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山治一边被冻得哆哆嗦嗦一边不断调试着水温,“不管怎么调都是凉水!”
山治看着在一旁为路飞擦身体的索隆沉默了一会,然后认命的去叫弗兰奇。毕竟不想让路飞感冒,尽管知道他抵抗力很强。

“啊山治,”乌索普指了指半死不活地瘫在床上正在被乔巴治疗的弗兰奇,“弗兰奇啊,他吃瓜配冰镇可乐后身体好像有点不对劲。”

山治嘴角抽了抽,瓜配可乐,这是什么黑暗料理。

“那乌索普你会修水龙头吗,应该是水龙头坏了吧。”山治说,“没热水了。”

“是这样吗其实我也不太会不过我相信我乌索普船长是可以战胜一切困难的但是我现在其实很忙我得了不能进浴室...等一下山治君不要拽我鼻子!”

把乌索普半脱半拽的拉到浴室后让乌索普研究了大半天也没研究出什么来。

乌索普在浴室期间黄绿二人已经就“让路飞穿谁的衣服”这个问题大战三百回合了。不过他们争得再激烈也被路飞一句话打断了:“我有衣服啊。”
有衣服是有衣服不过都是夏装啊,没办法了索隆就给他套了一件黑色背心 。

“再去找衣服然后等着弗兰奇恢复太麻烦了。那个女人回来要是看见路飞还没洗澡不知道要怎么克扣生活费。我和路飞一起洗吧,正好可以暖和一下。”说走索隆就开始往浴缸里迈。

“等等绿藻头你想干什么!和那个白痴一起洗也会变白痴的虽然你也的确是”山治的话刚说完,就看见路飞已经钻进浴缸里了,“喂我说两个大男人怎么洗啊...”

“不如山治你也来一起洗吧,会很暖和的吧!”
“好啊。”

  ???索隆黑脸。

——tbc——

【all路】关于今天明天的日常!

索路的日——常——

太阳暖暖的照着,偶尔一阵微风拂过脸颊,听着布鲁克演奏的一曲宾克斯的美酒饶是索隆也不禁有点放松下来。

快到正午了卷眉毛在厨房里炒菜弗兰奇在乒乒乓乓地改造着武器娜美罗宾在晒太阳乌索普和自家船长在布鲁克旁边钓鱼。

实在是难得的一会儿悠闲的时光。

尽管索隆有些昏昏欲睡。但也只能半眯着以防一些突发情况。

“钓到了一只好大的章鱼!山治,今天中午吃章鱼烧吧!”耳边传来路飞的叫嚷。索隆想,好像很久没吃章鱼烧了呢。

“那章鱼留着晚上吃吧,饭都已经做好了,大家都过来吃吧!”山治从厨房探出头来,“娜美小姐罗宾小姐在忙的话不用着急,慢慢过来就好。我会一步不离的守着你们那份的,绝不会让路飞那家伙偷吃一点——”

“谢了山治,我们已经过来啦。”娜美罗宾和山治打了声招呼就进去了。

索隆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土,然后把还在地上挣扎的鱼放进水族馆里,“真是的,那个白痴船长听到开饭就一溜烟跑过去了,乌索普竟然也把章鱼忘了...”

————————————————————

“好吃——唔山治你做的饭超好吃——太美味了——”路飞边往嘴里塞东西边口齿不清地嘟囔着。等他环顾一周终于确认,“索隆还没来呢。”

“那个绿藻头路飞你不用去找,他自己自然会过来的,总不至于在船上也迷路吧......”山治的话还没说完路飞就不见了踪影紧接着飘来“我去找索隆————————”这句话,随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山治碗里的肉。

“那个混蛋!”也不知道山治是在对谁咬牙切齿。

“喂,索隆!索隆你在哪啊——唔好吃!索隆该吃饭了——索隆——”

路飞一边咬着肉一边在船内漫无目的的走着。

“哟,路飞!”索隆冲路飞挥了挥手。

“索隆!你跑哪去了,吃饭了。”路飞也冲索隆挥手,然后噔噔噔地跑向索隆。

“还不是你钓上来的那只章鱼。我把它放到水族馆里了。”

“哦章鱼啊,好想吃章鱼小丸子啊,感觉好久没吃啦。好怀念啊。”路飞的思绪在发散...
“是啊,好久没吃了。我也很想念章鱼下酒的滋味呢。”索隆也陪着路飞一起发散思维...

“不知道小八他们怎么样了啊。”
“那些家伙过的一定很舒适吧,只要不上岸。”
“好想快点见到香克斯啊......”
“是啊路飞你说过'要把四皇全部打倒'对吧。”
“是啊乌索普也很想他老爸呢......”
“你不想见见你老爹吗......”
“比起来我更想念萨波啊......”

“喂我说你们到底还吃不吃饭啊!”山治见路飞一直没回来便来叫他们了,本以为他们是迷路了没想到竟然在闲扯!混蛋。山治心中暗骂道。

“哦是山治啊,”路飞想起什么来了然后猛的拉住索隆,“今天山治的肉做的超级超级美味!我们快去吃吧!”然后带着心中暗自窃喜的索隆跑向厨房。

“索隆索隆这个是不是超好吃啊!”
“......嗯,好吃。”

【all路飞】关于今天明天的日常!


*在这儿白嫖了这么久也要割肉回报一下啊哈哈
*可以说是草帽一伙的日常系列啦,想到什么写什么



香路的日常

“喂 路飞,乌索普,乔巴,还是什么都没钓上来吗?”山治这么问着,心里却在想今天晚上能吃什么。已经有一个月没看见岛了,食物快没了,天气又这么炎热...

“不过还是先想想路飞那家伙的连接着异次元空间的肚子该装什么吧...”

已经是下午了气温还是没降下去啊,这么热该做点什么好啊,混蛋船长的橡胶体质应该很难熬吧。船上的食材也已经快没了...说起来以前有听说过一种糕点,解暑的效果很好,配方是什么来着...

“山治——”刚把糕点做好路飞那家伙就飞过来了,“山治我好热我要吃香喷喷的肉——咦好香啊什么东西,哇刨冰!”
然后路飞自动忽视了热气腾腾的糕点自动扑向早就做好了的刨冰。
自然获得了厨师先生的飞腿x1

“路飞你这混蛋刨冰没你的份!船上冰块只剩一点所以刨冰只能给两位美丽的lady吃!”山治吼完然后急急忙忙的把因为一心要给混蛋船长做解暑糕点而遗忘了的刨冰给娜美他们送去,
“真是的怎么忘了呢刨冰都快化了..”山治一边嘟囔一边噔噔地跑去泳池那。

“娜美小姐,罗宾小姐。快尝尝这是我为你们单独做的山治特制美味刨冰,啊穿泳装的娜美小姐和罗宾小姐是如此的...”山治一大堆赞颂lady们美丽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利用自身是橡胶飞过来的路飞砸回去了。

“白痴你又干什么!”
“呜山治,”路飞嘴里一边嚼着东西一边痛哭流泪:“这个食物怎么这么好吃啊...”
“白痴...”山治无奈扶额。

“娜美罗宾山治你们也尝尝这个真的超好吃山治做了很多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不够。”路飞把抱着的糕点一股脑地塞给娜美,然后由娜美分给罗宾。毕竟虽然路飞因为嘴里的食物说的含糊不清但他们还是能明白路飞的意思的。

“很用心啊。”拿到糕点罗宾笑着对山治调侃道,“这好像是一种很古老的料理呢,配方还在吗?”
“配方没有了不过因为只有面剩下很多就慢慢摸索着做了,不过罗宾小姐只要你喜欢再难做的料理我都会用我的爱去...”
山治的话截然而止,因为路飞正嚷嚷着让索隆他们也尝一尝又去厨房拿了很多糕点过去了。

“喂路飞你这混蛋竟然要把我辛苦做出来给美丽lady的食物给绿藻头......啊娜美小姐罗宾小姐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下。”
“不用在意我们。”罗宾对山治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快去吧。”
娜美叹了口气,“真是的......咦这个糕点真是好吃啊。”

“喂路飞,吃完了就赶紧去给我钓鱼。”山治踹了在草坪上躺尸的路飞一脚,“你晚饭难道想吃甜点吗。”
“但是啊山治,”路飞脸皱成一团,“真的好热啊。”
“好热啊山治好热啊...山治我想吃肉,肉啊山治!”
山治看着在地上打滚的路飞 有些无奈,“你也不能碰水,不能去游泳。还有啊就是算吃肉也不会凉快的。”
“刨冰!刨冰!我要吃肉刨冰!”
“肉刨冰是什么黑暗料理啊!”山治看到路飞又有敲地的趋势,连忙说,“好好好我知道了。”

最后当然就是路飞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黑暗料理——肉刨冰,不过即使是所谓的黑暗料理山治也把它做的很好吃。
路飞:“超美味——”